并不是简单执法就可以解决
2021-02-22 13:0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昨日下午4时,乐山市经信委、环保、安监等部门联合召开协调会,专题研究嘉州化工的问题。乐山市经信委副主任林伟表示,企业要生存和发展,老百姓也需要安居环境,已经要求该厂先停产进行整改。昨晚9时10分,小付给记者打来电话,称“化工厂终于停机了,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!”

工厂多次被要求整改

“这噪声不断,白天受不了,晚上更睡不着。”昨日,小付带成都商报记者走上她家二楼,窗户外几十米开外就是一片蓝色厂房,机器冒着白色气体,发出巨大声响。

机器震动村民纷纷反映房屋有损

噪声超标 4岁女儿常在半夜惊醒

面对邀请环保局长呵呵笑了

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走进化工厂,几辆大货车正在装载化肥。一位从总经理办公室走出来的男子称自己不是负责人,拒绝接受采访,而其他办公室里的人也纷纷躲避。

“噪声到底有多大?口说无凭。”几分钟后,小付拿来了一台噪声检测仪,这是附近10多户村民凑钱买的。小付把检测仪往窗户口一伸,仪器上的数字显示:72.5分贝。按照国家标准规定,居住、商业、工业混杂区,昼间不超过60分贝、夜间应低于50分贝。

“不论白天黑夜,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人都要崩溃了,这日子还怎么过?”小付无奈地说,村民们多次向工厂和镇政府反映无果,现在她愿意出1000元钱,请乐山市环保局长到她家住一晚上,感受一下噪声和震动带给村民们的痛苦。小付表示,她这个想法是受之前网上有人悬赏请环保局长游泳的启发。她也知道局长肯定不会来,但是整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,真的太痛苦了,没住在这就无法体会。

据小付介绍,这家嘉州化工厂以前也发出噪声,但勉强还可以忍受。大概去年10月份,该厂技改后买了几台压缩机,噪声更大了。小付从一个卧室搬到另一个卧室睡觉,仍无济于事。4岁的女儿常在半夜被惊醒,哭闹不止。两年前,小付的父亲不慎摔跤患上了精神类疾病,“医生说要静养,但这样的环境怎么静养?”小付称,噪声致父亲病情出现反复,半夜睡不着就起来看电视。

新闻链接

记者调查

“现愿意出1000元请乐山市环保局长在我家住一晚上,感受我们一天24小时的痛苦。”昨日,乐山市九峰镇鞍山村村民小付向记者报料,并发表微博,称家住化工厂附近,24小时的噪声至少是60多分贝,桌上水杯震动如沸腾。成都商报记者随即前往鞍山村现场调查。

商人悬赏20万

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

据九峰镇党委书记谢贵阳介绍,该厂于2012年10月23日经二次技改后开机投产,因受到附近村民反对,被责令停产整改;再次技改后于今年3月1日开机生产,但减震降噪的情况并没有多大改变。接到村民投诉后,当地政府也正在加紧向上级部门汇报。

村民陈彦英的住房离厂区直线距离约百米,其房屋檐装饰板脱落,怀疑为工厂压缩机震动所致。70岁的鲍大爷家三层楼房天花板涂层受震动脱落,有两间卧室墙体有明显裂缝。村民林凤兰家才修几年的小别墅屋内瓷砖脱落,落地窗玻璃开裂。

在村民余晓宾家,他倒了杯水放在桌上,可以看到水杯震颤,好像地震一样,也如同水烧开了在沸腾。从去年10月份开始,余晓宾隔三岔五就用手机拍下水杯震动、夜间测噪等视频,电脑里已经保存了超过20g的视频,“这些都是证据。”

听说村民悬赏千元邀请自己去住一晚,乐山市环保局长何金文昨日在电话中先是呵呵笑了几声,然后郑重地表示,老百姓有表达自己愿望和诉求的权利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此事比较复杂,并不是简单执法就可以解决。环保部门也希望此事能够尽快解决,还居民一个安宁的环境。

据小付介绍,在化工厂附近居住着40多户村民,不仅饱受噪声之苦,还经受着机器震动带来的担忧。沿着工厂围墙外田埂小路行走,小付指着水田说,明显可以看到水面在晃动,秧苗好像在跳舞一样。

据乐山市经信委副主任林伟介绍,嘉州化工前身为岷江氮肥厂,2003年左右进行改制,不过改制并不彻底,涉及问题较为复杂。由于设备老旧,存在安全隐患,多次被要求整改。林伟说,2011年,嘉州化工将存在安全隐患的设备淘汰,引进外地某化工厂的生产设备。但因工艺问题,噪声和震动问题无法解决,给附近居民造成影响。

2月16日,浙江省杭州毛源昌眼镜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增敏在微博上爆料称,浙江省温州市瑞安仙降街道橡胶鞋厂基地的工业污染非常严重,污水直接排入河流,旁边居民癌症患者人数高得离谱,如果环保局长敢在这河里游泳20分钟就拿出20万。记者采访了温州瑞安市环保局局长包振明,他告诉记者,该河流是受生活垃圾的污染,并非工业垃圾,环保局今后将加大垃圾收集力度,在农村设立指定的垃圾存放点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u1178.cn澳门维斯尼人/威尼斯线上网投/新澳门线路检测/北京pk赛车官方网站/腾讯分分计划网页版版权所有